凤凰新华网助学注册:外交部再次正告美方政客

文章来源:菁优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11:47  阅读:8245  【字号:  】

很快我们到学校了,我该擦黑板了,黑板变成自动的了,一按键能自己擦得一干二净。铅笔最有意思了,上课时它会变成蓝色,让我们认真听讲;下课时,它会变成绿色,让我们休息一下;阴雨天,它会变成白色,让我们看见老师讲课。

凤凰新华网助学注册

也有印象深刻的老师,班主任老师虽然古板,老套,但是很公平,也许有些太公平了,换座位都不考虑学生视力问题,包括一些成绩好的学生。不过她当班主任,的确有些本事,把我们班从乱班的深渊里解救了出来,我们应该感谢她才是。语文老师好象很厉害,有时上课调节气氛,找点搞笑的事,让我们笑一笑,缓解上课的压力,让我们混混欲睡的大脑清醒一下,这样很好。但有时感觉很恐怖,脾气一上来,面部表情就跟着变化,威慑效果也很明显。感觉她是工作时非常认真,工作外幽默爱笑的那种老师。再说我们的英语老师,以前是班主任时,整日看见我们怒气冲天,背着我们愁眉苦脸,当时很怕她。可能是因为感到欣慰,所以近来脾气也好了,上课的效率也提高了。别的老师都要在大学毕业后几年才能适应学校老师的工作。

我更愿意把附中园想象成一个公园,走在其中,除了下课时间外,你会诧异于她的静谧。当我在初一还寄宿时,夏天的早晨,早早的醒来,就趴在宿舍的窗口边,静静的观察初晨宁静的校园,享受着经过前面草地一夜净化的新鲜空气,望着我所能观察的视野,游思只会在这一片树木和草地间游窜。瞬间会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时空的轴线上忘记了自己的坐标。当阳光突破看台的遮挡,直直的照射在图书馆外酒红色墙壁时,一天轻松的学习就这样开始,这时的校园极其安静,没有人走动,没有鸟鸣叫,只有阳光的移动能证明时间在流动。

下午我们在上物理课,一节课我都专心听讲,到了下课老师检查作业,检查到我的一个朋友老师让他上去交作业,凭我俩这么多年的关系我从他的眼睛里一眼就看到了三个字——没写完,当时我就 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就悄悄的把我的作业交给了他,让他给老师检查,老师好想看出来了然后老师让我把作文作业交给了他,当时的我的脑海里只有三个字怎么办我看看老师,我又看看我的那个朋友,然后我什么也没给老师拿老师就让我下课跟老师去办公室刚到办公室老师就让我和家长打电话,我于是就和我的家长打了,我本来以为我的妈妈会听我的解释的,没想到我的老妈,还是严厉的惩罚了我,我的心就像被一层层厚厚的冰覆盖一般。唉!是我错了么,难道我帮同学有错么?

如果我是你,老师,我不会为了一个同学提出的最基础的问题也会耐心的为他讲解,直到他明白为止;不会为其实早就准备好的在前一天晚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再检查一遍;不会为了奖励孩子,自掏腰包,给他们花许多钱买一大堆的奖品;不会在每次的测试之后,只要孩子们有一点的退步就找孩子谈话,并与他们的家长联系;更不会在每次改卷子时,先自己做一遍题,知道哪里是容易错的地方变着重的注意学生是怎样想的,去了解每个学生的思维;知道学生十分急切地想得到自己的分数,而下了班,还把剩下没改完的卷子带回家,坐到台灯下,一点一点的慢慢改;第二天来到学校就公布成绩。

见过时光的样子吗?我想我见过。在校园里,每当我走过教学楼前,看到草地旁与年龄相仿的树木将影子印在青绿的草地上。我都会想,这光影的交错便是时光的更迭吧!光与影在这块草地上已经追逐了不知多少个夏季,此时,如果我有一架摄像机,我真想在这古老而又不乏青春的附中园里拍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也许我该为她晕上一层淡淡的酒红色。因为在我眼中,想起培育小学,就也在同一时刻想起与她匹配的颜色,很多教学楼的主色调——酒红。说她古老是由于两座灰色的建筑,实验楼和男生宿舍。正因为年轻的酒红色和古老的暗灰色结合在一起,才拥有这个我眼中古老而又不乏青春的学校。

第四条特大罪名,马虎罪。 唉,又马虎了'.我捧着能考98分但只有89分的卷子唉声叹气,就为这个,妈妈没少批评我。




(责任编辑:陀岩柏)